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央妈显然拉偏架

发布时间:2020-02-14 06:29:47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近年来,中国经济进入爬坡过坎的艰难转型阶段,各行业普遍产能过剩,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万绿丛中一点红,互联网成为中国经济最耀眼的明星。互联网不仅引爆电子商务革命,也搅动了中国金融业的竞争格局。马云几年前抛的一句狠话今天看来并非戏言: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在互联网金融摧枯拉朽式的创新面前,银行-“21世纪的恐龙”-显得招架不住了。今年6月李克强调研建设银行时,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冒出一句:银行也是弱势群体。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张建国虽然已经退休,他的话显然还是被“央妈”听进去了。在证监会还在为救市而挠破头皮的当下,央行突然抛出《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笔者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央行毕竟是银行的亲妈,而互联网金融充其量是“央妈”的干儿子。?国务院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总理曾经“压”下过一些文件,而这意味着一种保护,“如果不是他,很多新生事物今天可能就不存在了”,笔者推测所谓的新生事物很可能指的就是互联网金融。但该来的终究要来,央妈还是出手了。

一、央妈显然拉偏架

互联网金融尽管气势蓬勃,但与庞大的银行体系而言毕竟还是弱小的新生事物。更重要的是,互联网金融的兴起,恰恰是大银行的僵化与傲慢所导致的。长期以来,民众对银行排队难、服务差、乱收费、不方便等怨言四起。这些问题则是国有银行垄断体制、利率管制长期存在的结果。而互联网金融直指银行的这些痛点,迅速赢得民众的欢迎。

这一点,李克强总理说的透彻。2015年初李克强总理在考察前海微众银行时,颇有深意地说,“要降低成本让小微客户切实受益,这也能倒逼传统金融加速改革。可以说,微众银行一小步,金融改革一大步”。

理解了上述逻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保护大银行就是保护落后,呵护互联网金融就是呵护未来。作为监管者,央妈应该保持公正,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让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利剑倒逼大银行学会“大象跳舞”。即使拉偏架,也应该偏向互联网金融而非大银行。

遗憾的是,从《征求意见稿》来看,央妈更疼爱自己的亲儿子:大银行。

1、封堵互联网金融创新空间:

《征求意见稿》规定,“支付机构不得为金融机构,以及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等金融业务的其他机构开立支付账户……支付机构不得为客户办理或者变相办理现金存取、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业务”。

当初第三方支付能够兴起,一定程度上正是因为银行看不上这些苦活、累活。换言之,支付本身的盈利空间很小。对阿里、腾讯这些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它们根本不必考虑支付宝的盈亏问题,因为支付宝只是提升客户体验的一个工具。但大量以支付为核心业务的公司就苦逼了,他们面对激烈的竞争以及银行、银联的强势挤压,只能靠打擦边球的方式寻找盈利空间。央行此举显然把这些公司逼上了绝境。

2、压制大数据

马云提出:阿里巴巴下一个十年的核心是大数据。数据从何而来?有交易就有数据。其实,银行也有数据,但银行的体制和机制决定了它们没有能力挖掘大数据。自己干不好就限制别人。《征求意见稿》规定:“支付机构应当以“最小化”原则采集、使用、存储和传输客户信息,并告知客户相关信息的使用目的和范围”。

3、限制支付公司的行为能力

当你打不过对手的时候,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对方的手脚捆住。《征求意见稿》规定,“支付机构为客户开立支付账户的,应当对客户实行实名制管理,登记客户身份基本信息,核实客户有效身份证件,按规定留存有效身份证件复印件或者影印件,并通过三个(含)以上合法安全的外部渠道对客户身份基本信息进行多重交叉验证……支付机构采用不包括数字证书、电子签名在内的两类(含)以上要素进行验证的交易,单个客户所有支付账户单日累计金额应不超过5000元(不包括支付账户向客户本人同名银行账户转账);支付机构采用不足两类要素进行验证的交易,单个客户所有支付账户单日累计金额应不超过1000元……个人客户拥有综合类支付账户的,其所有支付账户的余额付款交易(不包括支付账户向客户本人同名银行账户转账,下同)年累计应不超过20万元。个人客户仅拥有消费类支付账户的,其所有支付账户的余额付款交易年累计应不超过10万元。超出限额的付款交易应通过客户的银行账户办理”。

这些对开设账户及账户功能做出限制的规定,可谓“司马昭之心”:迫使支付公司的支付主要通过银行体系进行,让支付公司成为长不大的侏儒。

二、央妈为何拉偏架?

为何总理都公开站台的互联网金融,央行却如此辣手摧花?虽然央行可以提出各种理由:保护金融消费者、反洗钱、防止系统性风险等等。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理由都是很牵强的。其一,银行在这些方面问题多多,银行做不到的难道要求互联网金融做到?其二,央行做出1000元、5000元这样的“奇葩限额”,从经济与金融的逻辑上是没有说服力的,唯一的解释是给支付公司“添堵”。

深层次的原因当然是利益。

诺奖得主施蒂格勒提出的“监管俘获理论”(regulatory?capture)认为,监管机构最终会被产业所控制,即执法者被产业所俘虏。此种现象是普遍存在的。被监管者总是竭尽所能去游说甚至贿赂监管者,久而久之形成牢固的利益同盟。

中国的情况更令人担忧。众所周知,长期以来,一行三会与金融机构之间保持这密切而频繁的人员双向流动。在中国这样的“熟人社会”,这更增加了银行对监管者的影响力。

银行的诉求不难理解:它们不想这么快结束自己的幸福生活。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姚景源曾经说:“即使将银行行长换成小狗,银行也照样能赚钱!”2014年16家上市银行合计实现净利润1.25万亿元,占全部上市公司盈利的比例超过一半。而成就银行这种轻松利润的,则是倍受诟病的国有银行垄断地位、利率管制。互联网金融的涌现,对这一体制形成了剧烈的冲击。

三、央行不能拉偏架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深刻的转型,而转型能否成功,关键在于能否“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所谓“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即所有市场参与者公平竞争,政府部门应成为中立的裁判。

“非银行支付”看似小事,实则关乎经济转型的成败。首先,支付是一种基础设施,正是因为支付领域在过去几年的惊人创新,才成就了大量新的商业模式。可以说,支付创新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高速公路,这条路越通常越好;其次,任何既得利益者都会对改革有抵制,而银行正是现有金融体制最大的既得利益者。要实现金融改革的突破,惟有靠倒逼的力量,而当下能提供足够倒逼力量的只有互联网金融;再次,长期以来,民间资本对金融领域是不得其门而入,即便2005年的36条、2010年的新36条也无法打破利益的坚冰。庆幸的是,互联网金融的出现,为民间资本介入金融领域打开了一条缝隙,一旦有了缝隙,创新的力量就会象石头缝力的小草那样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我们应珍惜这一难得的改革正能量。

因此,央行必须站在历史的高度、改革的角度来对待互联网金融,而不能成为银行的“俘虏”。

或许监管部门担心传统金融行业承受不起互联网金融的冲击,进而导致系统性风险。其实大可不必:1)互联网金融聚焦的是为小微企业、小白用户提供普惠金融服务,这部分市场是传统金融机构由于技术、成本等因素而无法覆盖的。在旧的银行和监管体系之下,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成本可能只需要传统金融的1/10,而效率则至少比传统金融快3倍。这就好比让五星级宾馆去搞大排挡,搞一两天可以,搞个十多天就没兴趣了。2)更重要的是,没有压力就没有改革。如果银行坐在那里不动就能赚钱,你能指望银行去创新吗?90年代末,国内也曾一度为“入世”而感到恐惧:中国的企业如何能抵挡住跨国公司的竞争?但实践证明,跨国公司的进入,没有挤垮国内企业,竞争压力反而激发了国内企业的学习能力和改革动力,实现了中国经济的一次历史性跨越。

真心希望央行别把自己当成银行的亲妈,别把风险当成保护落后的挡箭牌,拿出“改革促进派”的胸怀与远见,让互联网金融成为推动金融改革、经济转型、大众创业的革命性力量!

刘胜军,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下一个十年》作者

中山注册公司多久

筹划税务技巧与实务

中山代理记账价格

工商税务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