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FB隐私设置存严重漏洞美花季少女惨被出柜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4:04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北京时间10月14日消息,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Facebook的隐私设置存在漏洞,两位不愿透露自己性取向的大学生的个人信息被泄露。虽然Facebook一直在加强隐私控制,但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如何管理自己的隐私。研究人员发现,随着隐私控制加强,反而会导致用户“过度自信,产生控制错觉”,从而更多的共享个人信息。

全文概要如下:

隐私惨遭泄露

宝碧?邓肯(Bobbi Duncan)拼命向她父亲隐瞒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实,但Facebook却告诉了他一切。

今年秋天的一个晚上,邓肯加入的一个名为“酷儿合唱团”( Queer Chorus,Queer暗指“同性恋”)的Facebook群无意间向她的200名好友泄露了她的性取向,其中就包括她的父亲。当天晚上,邓肯的父亲在她的电话留言中留下了尖刻的语言,要求她放弃同性关系,否则就断绝父女关系。

22岁的邓肯在朋友的沙发上哭了整整一夜。她说:“我就感觉自己的肚子被人用棒球棍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棍。”

不久,她听说,另一名合唱团成员泰勒?麦考密克(Taylor McCormick)因为同样的原因出柜,生活也同样被搅乱。

这个合唱团是德州大学内的一个学生团体,合唱团团长将邓肯和麦考密克加了Facebook群。团长并不知道Facebook会自动告知他们的Facebook好友,两人已经是合唱团群的成员。

两名学生受到的伤害全是因为Facebook的隐私漏洞。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未经好友的允许,将他们加入一个群中。因此,邓肯和麦考密克失去了对自己秘密的控制,尽管两个人都是Facebook的资深用户,知道用Facebook的隐私设置保护自己的某些活动不被父母知道。

Facebook发言人安德鲁?诺伊斯(Andrew Noyes)表示:“我们的心和这些年轻人在一起。他们的不幸遭遇提醒我们,必须继续加强我们坚固的隐私控制,并继续对用户进行指导。”

身处Facebook和谷歌Google+等社交网络时代,通过登记用户的行为来获利的各家公司会经常性的分享、储存和广播用户每天生活的细节。对于个人来说,在个人数据经济间游走成了挑战:在一个预测个人信息流传范围都非常困难的时代,如何保护自己的隐私。

过去很容易不被人知晓的隐私,现在在网上无意间就被泄露,这刺痛了很多人。2009年,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娜塔莉?布兰查德(Nathalie Blanchard)丢掉了她的抑郁症保险补贴,原因是她在Facebook上贴出了自己在海滩上快乐游玩以及在夜总会与男性共舞的照片。根据布兰查德律师的说法,在看到这些照片后,她的承保方宏利金融(Manulife Financial)雇用了私家侦探,并要求医生重新评估她的病情。

按照律师的说法,布兰查德不知道她的照片是对外公开的,并声称忧郁的人通常会向亲朋好友掩饰病情。布兰查德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恢复她的补贴。最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宏利金融发言人拒绝对案情进行讨论,只是表示:“我们不会基于Facebook等网站上发布的消息,拒绝或终止一份有效的保险索偿。

Facebook改变共享方式

网上的失控不仅仅是技术问题,它也是社会学上的转折。在人类的大部分历史中,个人信息的传播总是很慢,就算有也是个人和个人之间的传播。

Facebook时代使得个人隐私泄露面向广大受众,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个人世界中的工作、家庭、朋友和性取向问题以前都是相互分割的,现在要将他们分开来越来越难。一个解决办法就是不使用Facebook。但全球有近10亿人都在使用它,要做到这一点也是很难。

Facebook一直致力于一个用户只有一个身份。它杜绝用户使用假名和多个账号。Facebook表示,实名制的承诺让用户更加安全。这也是他们兜售给广告业者的服务核心,也就是了解真正的你。

对于未公开的同性恋者来说,这更加是个挑战,他们必须控制自己在网上的形象,防止好友、家人和敌人窥探到他们的秘密。

在奥斯汀,邓肯和21岁的麦考密克虽然已经在学校出柜,但却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邓肯在北卡罗来纳的牛顿长大,此前都是在家中接受父母的教育,家人做礼拜的是一个原教旨主义教堂。现在是语言学系学生的邓肯在2011年夏天告诉她的朋友,她可能是同性恋。

对于性取向邓肯有过挣扎,她调整了Facebook隐私设置,不让父亲知道半点风声。父亲的Facebook账号还是她帮忙注册的。邓肯说:“我设置完Facebook后,我知道,或者说我以为我知道不会有任何问题。”

正在学习成为药剂师的麦考密克在2011年7月向母亲透露了自己是同性恋的消息,但没有跟父亲说。麦考密克称父亲参加的是保守教派,在他们看来同性恋是罪恶。

他在Facebook控制中对他的父亲进行了帖子“隐私设定”。麦考密克说:“我们年轻时都有秘密。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包容度很高。多年来它一直提供安全场所供年轻人出柜,并且不让他们的父母知道。今年秋天,邓肯和麦考密克参加了酷儿合唱团的第一次彩排,这是一个为同性恋学生的准备的合唱团。

合唱团团长克里斯托弗?阿科斯塔(Christopher Acosta)表示,这是个发现做同性恋也挺好的一个地方。邓肯在团里弹钢琴,唱女低音。麦考密克身材纤弱,但他的低音让合唱团惊讶。

9月8日排练时,阿科斯塔问团里谁还没加Facebook群,麦考密克和邓肯说他们还没有。

那天晚上,阿科斯塔将两个人加入Facebook群。Facebook为合唱团所在的群提供了三个选项:秘密(非成员无法浏览成员和讨论)、封闭(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群和群成员,但只有成员才能看见发帖)和公开(成员和内容公开)。

阿科斯塔先生选择了公开。他说:“我底气十足,合唱团没什么好羞耻的,应该感到自豪。”

但阿科斯塔称他不知道的是,他添加邓肯进群无需得到她的在线同意。Facebook会发送通知给邓肯的所有好友,包括她的父亲,告诉他们她刚加入了酷儿合唱团。

当阿科斯塔按下按钮,Facebook允许他推翻之前邓肯和麦考密克制定的隐私设置。Facebook在线帮助中心解释,开放群和封闭群一样,对于公众都是可见的,会向群成员的好友发布通知。但除非得到用户同意,否则好友无法将用户加入群,其他好友也无法看到他加入什么群。但出现这件事之后,Facebook帮助中心修改了说法,称好友可以看到用户加入什么群。阿科斯塔说:“我反复摸索和试验才搞清楚了规则。”

根据邓肯和当时在场朋友的说法,几小时后邓肯的父亲就在她的手机信箱里留下了愤怒的留言。邓肯当时告诉她的朋友:“我不想让他知道。但他看见了。”

对于此事,邓肯的父亲没有回应置评要求。

邓肯说,那一晚他父亲反复打她的电话,并威胁停掉她的汽车保险。他要求邓肯到Facebook上放弃合唱团和同性恋的生活方式。两天后邓肯的父亲在她的Facebook页面上留了言:“敬告所有同性恋。回你们的洞里面等待上帝吧。抵御正在等着你们这些变态。祝你们好运。”

邓肯说她好几周内陷入了抑郁。“我不能正常工作。在课堂上别人说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见。”

麦考米克的母亲当天晚上打电话给他,他的名字加入了酷儿合唱团群。现在他父亲知道了。整整三个星期,麦考米克的父亲都没有和他说话。针对此事麦考米克的父亲也拒绝发表评论。

隐私控制或适得其反

包括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在内的团体都批评Facebook的默认设置正在慢慢向公众和Facebook的企业合作伙伴透露更多的个人信息。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北加州技术与公民自由律师克里斯?康利( Chris Conley)表示,用户通常不知道他们信息流传的程度。如果敏感信息被泄露,要想保住秘密通常是不可能的。

Facebook高管表示,他们一直在增加隐私控制,因为这样才能鼓励用户分享。2011年8月Facebook推出全新的隐私控制时,Facebook产品副总裁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一切都是关于你可以轻易精准的将内容分享给特定的人,他们看到这些内容不会感到惊讶。”

尽管如此,隐私关注者声称,控制漏洞依然存在,好友可能泄露其他用户的信息。例如,Facebook用户无法去除其他用户发出的照片。

更大的关注点在于,许多人不知道如何使用Facebook的隐私控制。在2011年春天皮尤研究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中发现,美国社交网络用户利用删除他人评论等手段对网上身份进行控制的行为越来越活跃,但调查中有一半人声称在管理隐私控制上存在困难。

今年9月,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取消了裁判布莱恩?斯特波罗(Brian Stropolo)执法新奥尔良圣徒队和卡罗莱纳黑豹队的比赛,因为赛前ESPN发现Facebook上,斯特波罗身穿圣徒队球衣和球帽的照片。

现在还不清楚这些照片本应是公开还是私有的。

隐私研究人员表示,越来越多的隐私设置可能会让社交网络用户产生“控制幻觉”。在2010年的一系列试验中,卡内基?梅隆大学副教授亚历山德罗?艾奎斯提(Alessandro Acquisti)发现,为人们提供更多的隐私设置会让他们产生“某种形式的过度自信”,从而让他们分享的更多。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长期以来一直假定,共享信息的能力将改变公众培养自我身份的方式。在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2010年撰写的《Facebook效应》中,扎克伯格曾提到,那种面对不同人有不同身份的时代将很快消失。Facebook只有一个身份。

出柜几天后,邓肯和麦考密克进了学校的性别中心接受咨询。与此同时,麦考密克的母亲莫妮卡担心这个消息会影响到她卖保险的生意。她说:“城里每个孩子都知道。我相信我已经失去了一些客户,但他们不会给你说为什么。我们住在一个小城里。”

邓肯说她尝试与父亲沟通,但僵局依然。她和麦考密克依然留在合唱团。阿科斯塔先生将群属性改成秘密,并制定了网络隐私指导。邓肯表示,她现在很好,但不希望其他人有她的经历。邓肯说:“我责怪Facebook。它不应该让别人看到我的某一面。”

中山代理记账业务

企业并购顾问

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中山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注册公司管理

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