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别了李嘉诚一个红遍中国的大佬也清仓走人了

发布时间:2020-03-26 11:12:53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中金在线(ID:cnfol-com)综合

别了,李嘉诚

据香港媒体报道,李嘉诚在香港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李嘉诚一生荣耀的象征,中环中心作价402亿港币,近日终于脱手了!

这创下了香港楼市成交的天价,402亿港元的纪录未来也不容易打破,这标志着李嘉诚的战略中心完全从内地和香港撤离。

现在李嘉诚非常敏锐,他也非常担心现在宽松货币带来的泡沫,在随着美联储缩表和不断的加息后,可能会出现泡沫破灭,因此选择卖出是一种本能的反应。除了上面一个原因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则显示李嘉诚在晚年更看重对于欧洲的布局。

李嘉诚卖出自己的地标性建筑,挥一挥手,终于走了,浪花淘尽英雄,夕阳西下,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这个红遍中国的大佬也清仓走人了

“跑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继李嘉诚402亿清仓香港地标之后,又有著名开发商开始抛售地产了。这次是潘石屹,内地地产风向标式人物。

10月23日,SOHO中国披露公告称,以50.08亿的价格将持有的凌空SOHO12.8万平米的物业出售给基汇资本。

凌空SOHO被称为上海最有现代感的建筑。它是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在上海的首个建筑设计作品,并因出现在《欢乐颂》、《何以笙箫默》等热门电视剧而被人熟知。

当年的地产大佬,一直都是房地产的坚定唱多者,而如今——他们在用脚投票给房地产市场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又一大佬逃离楼市

卖、卖、卖,是如今潘石屹的SOHO中国的主打歌。

SOHO中国不断地抛售项目,比李嘉诚抛售得晚,但比王健林要早。不同于王健林的“贱卖”,潘石屹一直高位套现获利:

2014年2月,SOHO中国以52.32亿元的价格将上海SOHO静安广场和SOHO海伦广场出售给金融街控股;

2014年9月份,以30.5亿元的价格将上海凌空SOHO近一半的物业卖给携程;

2016年7月,SOHO中国宣布国华人寿保险以32.22亿元的价格接盘上海世纪广场。

进入2017年之后,潘石屹也并未停下卖楼的脚步:

6月26日,SOHO中国披露公告,宣布以35.73亿元整售上海虹口SOHO;

7月4日,潘石屹宣布启动光华路SOHO2、凌空SOHO两个项目的整售;

10月23日,潘石屹再度出手,49.44亿出清凌空SOHO。

媒体资料显示:2014年开始,加上此次出售,潘石屹通过出售旗下业务套现接近400亿元,基本完成清仓。

潘石屹不仅急吼吼地卖房,而且还宣布,将不会再拿地开发新项目了。为啥这么干?理由是:在中国,尤其是二三线城市,大量的房子都在过剩,以后SOHO中国不会再拿地开发新项目,也基本不会收购改建。

做出相同判断的,除了潘石屹,还有前文提到的李嘉诚。这里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两者用于转手销售的楼盘均处于黄金地段,李嘉诚以402亿港币转手的建筑甚至是其一生荣耀的象征——这些中国的地产大佬们为何如此急于出售核心地段的写字楼?

为何急于抛售写字楼?

如今的写字楼,就是个鸡肋。在全球房价大涨的背景下,写字楼的收益率已不像想象中那么高,且房价越高的地方,收益率越低。

中国上榜的城市中,仅成都收益率还算可观,却仍只有5.68%,比一般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要低得多。换言之,投资这些城市的写字楼收益率还不如随便选择一款理财收益率高。收益率不高是其次,主要还是风险较大。按照各城市现有的写字楼面积和销售速度来看,中国主要城市写字楼严重过剩。

伴随着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的崛起,商铺、写字楼遭到严重冲击,租售端需求大量减少,而建设仍在进行,入大于出就造就如今商业用房严重过剩的局面。正是由于这样的现状,潘石屹、李嘉诚等地产大佬才开始抛售写字楼,看空这类房产。

那么这类房子真的危险了吗?其实也不然,因为它迎来了转机——商改租。

今年8月,国家九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鼓励广州、深圳、南京等12个城市住房租赁国有企业将闲置和低效利用的国有厂房、商业办公用房等,按规定改建为租赁住房。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可开展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工作。

这是造福于民,且废置资源重新利用的好政策。尽管如此,普通人投资写字楼还需谨慎小心。虽然写字楼比住宅的租金收益率高,但价格涨幅和速度都要比后者低。

地产大佬们不愿把时间耗这上面,有收益率更高、更好的产品,何苦要守着这个鸡肋呢?

海外投资是跑路吗?

高处不胜寒,资本大佬的一举一动最容易引起争议。比如,贾跃亭去美国造车,有人说他跑了;董建华家族将东方海外售予国资委旗下的中远海控,有人说董建华也要跑了……如今,SOHO中国清仓了内地的地产项目,又有人说潘石屹要跑了。

其实早在2015年的哈佛大学演讲中,王健林就回应过:“海外投资的结果确确实实就是‘资产转移’或者说是资产在海外的新增。但资产转移或者在海外投资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合法和不合法之分。万达的钱既不是偷的抢的,也不是自己印的,完全是我们辛辛苦苦赚出来的。我们自己辛苦赚的钱,爱往哪儿投就往哪儿投。”

事实上,资本大佬海外投资在舆论上一直是两极分化的。支持“来去自由”者有之,支持“严防死守”者亦有之,可谓轰轰烈烈,檄文如箭。

以李嘉诚为例,之所以给他扣上“跑路”的帽子,是因为有人算了一笔账:如果长实地产成功出售上海陆家嘴世纪汇(当时报价200亿人民币,并未达成交易),那么李嘉诚近三年来将国内资产套现上千亿元。与此同时,他在英国买电信、买电力、买天然气,投资超过250亿英镑(当时约合人民币2445亿)。

拿着在中国赚的钱在海外大肆买买买,怪不得有人说跑路了。同样的理,潘石屹的海外投资也引起了同样的质疑。当前偌大的赌场之中,剩下的还有谁呢?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只要修炼好经济内功,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一定会成为无数投资者蜂拥而至的圣地。

内容综合自财经观潮(guide0929)、大佬动向(dalaodongxiang)、价值线、海外自由录、野马财经、金融投资 、观点地产网、吴晓波频道等

李嘉诚公开回复国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我更像你的邻居老头而已

李嘉诚:我是一个商人,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无论高的,还是矮的,我都不想有。因为我不是道德家、教育家、更不是什么阴谋家、政治家,我仅仅就是一个商人而已。了解这一点,你就很容易读懂我的自我辩护。很多时候,我的选择,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不是因为我想进行这样的艰难选择。

1928年我出生在中国广东潮州,出生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预示我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或者是一名出色的奸商。目前各种关于我的各种传记,绝大多数是基于文学演绎的穿凿附会,你们都不要信。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的出生,我宁愿出生在富庶和平的国家。

和多数普通潮汕人一样,父亲安排我祭拜孔子儒学,进入观海寺小学念书,读的是一些传统爱国爱家的思想书籍。我成绩既不优秀,也不很差,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放在街头,站在村口,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异样。

如果没有战争,或者我就留在潮州,不会来香港,那么我可能度过平庸的一生,也或者过早死于战火,或者过早死于饥荒和疾病。当然,也可能侥幸度过这些劫难,现在潮州的某一个街道或村庄,悠闲地踱着步伐,没有被批判,也没有鲜花和掌声。当然,很可能比现在贫穷很多,但不一定就不如现在幸福。

因为战争,我逃到了香港,我的故事因此开启,人生被彻底改变。请注意这个关键点,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不是我主动选择的,我也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不是荣耀的移民,而是逃离的难民。

我到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是为了经商和学习,但是我回到潮州故里访亲,纯粹是寻找一份家的感觉。有一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我主动能选择的,这一点很重要。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人生。

但是我在最艰难的被动选择里,选择了相对较好的结果,这是我的成功之处。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宁愿不要这些艰难的选择。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我的同事们、甚至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有主动选择的余地,从容安排他们的人生,不像我李嘉诚。

我从普通的学徒、店员、街头推销员一步一步做起来的,直到塑料花厂的总经理。在其中我积累了不少经验,那段时间虽然过得非常辛苦,但是非常充实而快乐。我早早失学,没有读过太多的书,但是社会就是最好的学堂,我一直在学习,没有停止过,直到现在。

我充分理解失学的痛苦,所以后来援建了汕头大学。如果我能选择,我愿意坐在汕头大学的课堂,而不是香港的写字楼里。我也不是白手起家,我创业的时候得到妻子家族的帮助,这一点我从不讳言。不要把我打扮成白手起家的商业之神,我感谢在我创业之初支持和帮助我的所有人。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的来料加工业兴起,欧美的生产转移到香港,这是我的机会。现在回头看来,我成为所谓的“塑胶花大王”,并不是因为我多厉害,只是顺应了时势而已。即使没有我,也有其他人能够享有此名。事实上,我只是“塑胶花大王之一”,擅自称王,是对其他成功同行的不敬。

真正困难的第一次抉择,来自1967年香港的风波,导致香港的房地产一落千丈,那时候我的损失也很大。我认为香港终将度过这些风波,于是买进了不少土地。很多人认为我有眼光、低价收购土地储备。其实没有人关心我暗地里的担忧,私底下的恐慌。

在这个过程中,风险和利益都是巨大的,也是均沾的,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道德准则和商业原则的错误,它就是一桩生意而已,可能赚,也可能亏,而且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高风险生意。任何过度的解读都是阴谋论,都是事后诸葛亮。

其后从我们长江实业的上市,到购入老牌英资商行“和记黄埔”的部分股权,都是地地道道的生意。有钱赚是生意人的根本价值,做生意要遵从双方互惠互利的基本原则,当年购买我们股票的股民们也都有丰厚的利润。虽然因为缘分我心怀感恩,但本质上是合法、合理的,相互都不需介怀什么。

说得比较远了,我说一下现在网上各种对我的指责,说我忘恩负义,唯我是利,占了便宜之后转移资产到欧洲,面对经济危机不是承担责任而是全面撤资、影响到中国的面子和信心,并高呼“别让李嘉诚跑了”。甚至说香港目前的经济停滞困难,是我们这些“豪族”畸形的经济手法导致的。

我想写这类文章和赞成这些观点的,也是抱持善意,他们爱国爱民的心我能理解。但是他们不懂起码的商业原则,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真相,甚至于,他们不懂真正的人性。

我只是一个商人,在每一个关键节点的选择上,我认为风险与利益同在,和很多人判断不同。于是我在大陆遍地投资,港口、地产、金融、科技等领域都有涉及。

中国经济整体依旧是向好的,这个我肯定。13亿的人口和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机会肯定是无限的。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增长,以及信贷过度,已经来到了一个峰值,下一步会怎么样,我也不会贸然下结论,但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商人的首要目标是让资本更安全,其次才是增值更快。我当年大举投资大陆和现在全球布局,时间点不一样,考虑的自然不一样,但都是基于这样的考虑。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原因。就是现在,我在大陆依旧还有不少投资。

在职业上,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如果不能做一个成功的商人,那我的职业是失败的,人生也是残缺的。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也没有资本利润去做善事。很多人认为,商业赚了钱之后,应该回报社会。这个我是认同的。但是如何回报社会,这个分歧巨大。

我们回报社会,首要条件就是赢利、赚钱,这样才能回报人民。企业没有教导人民的责任和义务,宗教和教育才是。我们通过守法经营以身作则,同时用资本捐助学校来达到教育的目的,通过捐助贫民来达到扶助的目的。

如果我们亏钱,那什么都不可能去做。如果我直接去搞教育,一定比专业的大专院校来的差。这就是最好的商业,最好的教育。

香港需要寻找未来,大陆需要寻找未来,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地产、金融可以,教育、科技也可以,对我来说,谁是趋势、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

我今年87岁了,已经是古稀之年,安全比利润对我来说更重要。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甚至是一个老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不想在晚年再横生枝节。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正常运转,得到良好的继承。

我最后反复强调一点,我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慈善人士,但绝不是政治家、教育家等。我参与兴建汕头大学、汕头大学附属医院、潮州的安居工程等,前后达到150亿港元,且绝大多数都花在大中华区。这都是纯粹捐献,没有任何利益可图。这是我最引以为骄傲的所在。

能为家乡人做事,能为祖国尽一份力量,是我的荣幸。我只是可能用的钱多一点,但是和其他人的捐献一样,同是一份心意而已,不高什么,也不低什么。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我风雨无阻地前去参加,力所能及地以过来人说说一些人生经验,但绝没有任何姿态,那里纯粹是老师们的课堂。

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神化,也不要把我妖魔化,其实我像你们现在的同事,也像你邻居的老头而已。我和他们一样犯过错误,也和他们一样慈祥友爱。我承担了我的错误,也获得了我的荣耀,我的人生由我自己负责,你们每一个人同样也是。不要给我过多的褒扬,也没有必要泼给我很多脏水,虽然我不在意自己的感受,但是我在意你对你自己心灵的灼伤,以及毒化中国人脆弱的舆论环境。

我的生意或许部分不在中国,但是我的心一直在这里,根依旧扎在这里。我是潮汕人,也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也是加拿大籍,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我爱我的家乡,我爱我的故乡,我爱我的祖国,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我的爱真挚而深沉,和你一样。

李嘉诚不会跑,也不愿跑,更跑不了。这是我的真心话,也是我的誓言。

“哪里有回报,我就去哪里投资。哪里有风险,哪里就有清仓。”用这一句话来概括老超人清仓的动机,应该更为恰当。

武汉治疗早泄有什么偏方

白癜风疾病产生的危害有哪些

在青岛白癜风照308激光一般照多长时间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