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何维系梦想和希望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7:42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十二年前,当廉思把一代弱势的“天之骄子”贴上了“蚁族”的标签时,他们还是一群不谙世事的青年;时至今日,80后的领军队伍已步入而立之年。他们当中,一部分从蚂蚁涅槃至龙凤;另一部分,从小蚂蚁长成了大蚂蚁。

最早发布“蚁族”报告的学者廉思,近日再次发布了针对大城市高学历底层青年的报告:30岁以上的“蚁族”比例在增加,毕业于“211”重点院校的“蚁族”比例也在大幅上升。很多大龄“蚁族”要比年轻“蚁族”更无奈,但也更理性、更现实。

“蚁族”的悲歌越唱越响?

某种意义上而言,蚁族比例的上升也正暗示着教育水平和人口素质的提高,然而这并不能成为规避现实问题的“善意”论调:生产人才的社会是善意的,而人才不能尽其用则暴露了它伪善的面目。

初出象牙塔的年轻蚁族虽处境尴尬却不至于放声悲歌,他们年轻,有激情,怀揣梦想与希望,乐观、坚韧、没有包袱,哪一辈的青年没有艰辛的奋斗史?当他们在种下梦想与希望的地方耕作了十年后,却发现长出来的只是一株小草。城市把一部分梦想变成参天大树,一部分贱作野草,物竞天择的自然法则在这里同样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优胜劣汰的好处在于竞争体制可以扬长避短,所涉及到的个体之间的差异往往决定着他们的不同命运,诸如才华、胆识、机遇、勤奋云云,在一个完全对等的环境中的分配,这样的制度无可厚非。然而这种正义主张,在受到诸多非正义因素干扰的前提下,未免显得过于冠冕堂皇。

在资源本身的原始分配中,这种自然法则掌握着唯一的分配权,不平等自此而始;资源在再生产与再分配中不断翻大,整个过程最明显的特征是“马太效应”的凸显: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当一个城市足够壮大时,掌握着主体资源的群体,永远是利益的掌握者;加之以诸如人际关系、个人喜好、利字当先等因素,即便是满腹才华与抱负,实现预期价值仍远比想象中险阻得多。

更何况这种自然法则的正义性在社会体系中本身便带有鸠占鹊巢野蛮性。罗尔斯在论述正义论中“不承认许多人享受的较大利益能绰绰有余地补偿强加于少数人的牺牲”,究其原因在于每个个体理应享受利益的不可侵犯性,这才是人类社会而非自然界。在现实环境下,从小蚂蚁长成大蚂蚁的一类人,无疑属于这被强加的少数人的牺牲,更为可怕的是这个“少数人”的群体正在蔓延。

换个角度而言,对于城市本身,人才是它发展的根本的动力。年轻的高教育人群在个体中并无优先权,然而在社会的前程中却理应是先锋军。大城市给年轻人多一些机会,倒不如说是给自己多一些资源,年轻人是一个城市发展的最大资本,而非利益的现任掌握者,有意无意的排挤,尤甚于外地人,无异于对自己下咒。

结局显而易见:既然此处无容身之地,那么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悲歌将被唱起。回农村开创新天地本是善意且勇敢之举,然而若不是因为梦想所在,而是在一番折腾、梦想丧失尊严之后的苟且,人的社会又何从说起?

倘若我们怀疑蚁族本身存在的合理性,便是等同于怀疑教育本身存在的合理性,这一悖论显然不成立,结果的不正义非但没有因社会的发展而消除,反而愈发膨胀,除了个体本身应当反思之外,更应鞭策我们对社会程序的考量。(红网 姜子健)

“蚁族”日渐扩大不可漠视

蚂蚁“高智、弱小、群居”的形象,被赋予到大学生群落,是件很悲哀的现象。毕竟,蚂蚁的弱小与大学生在社会中的定位是不能契合的。然而,社会的就业难题,教育的停滞和困境,使他们的生活状态一如蚂蚁般渺小和艰辛。

贫富差距问题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突出问题,危及人类生存。在这些不平等中,发展公平问题尤为突出。眼下,“阶层固化”所导致的严峻社会现实已经摆在我们面前,“蚁族”阶层日渐扩大,再也不可漠视。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社会分层是一种客观的社会现象。由于信息的不完善和改革参与主体的利益冲突,一个人生存越来越需要资源,没有家庭背景和社会资源的人,改变自己的命运越来越难。农民通行的认识是,读书就像赌博,押宝押对了是幸运,押错了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可能要背上一辈子的债务。

为了使教育程度与个人收入之间的正相关关系得以更好体现,保障教育投资特别是高等教育投资的高收益率,应当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工资收入分配制度。

另一方面,还需完善劳动力市场,使劳动力自由流动,减少知识失业和高学历者的低就业,这有助于实现不同学历劳动者自身的经济价值,使人们投资教育的经济目的得以实现,从而激励人们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促进社会的合理分层。

任何一个公平的社会,不可能消灭公平发展的自然结果,而是使这种结果不至于无限扩大。换言之,一个公平的社会,必须要实现起点公平与过程公平,力求消灭机会不公平和过程不公平。

需要指出的是,社会公平的丧失不仅严重影响了国民的社会心理,从精神层面瓦解国家和民族的思想道德基础,而且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从制度层面破坏国家的社会基础和法律基础。这种局面若不加以控制,必然阻碍经济发展,动摇社会稳定,改革的步伐将延缓甚至终止。(科学时报 郭立场)

别让“蚁族”变“蚁灾”

根据此前各方定义,“蚁族”的典型特征为大学毕业、低收入、聚居于城乡结合部;大多是80后,多来自农村和小城镇。还有学者提出,可算中产阶层后备军的“蚁族”是城市底层,和农民工同为弱势群体。

认为大城市可提供更好发展空间的大学毕业生,选择留在大城市奋斗,却成为继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这曾让公众大感悲哀。而“蚁族”发展现状的最新结论,更让人生出悲凉、绝望之感: “30岁以上的‘蚁族’比例增加”,表明更多80后大学毕业生虽然年龄增长了,但并未冲出“蚁穴”,生存状态没有改善;意味着这群出身底层又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在大城市上升通道狭窄,改变自身命运艰难。

而随着毕业于"211"重点院校的“蚁族”比例大幅上升,就业、升职竞争压力加大,30岁以上“蚁族”的上升通道可能更窄。

尤其是,竞争增大会导致更多年轻人步这伙大龄“蚁族”后尘,大龄“蚁族”有壮大之势。看来,底层大学毕业生在大城市的上升通道越来越窄,改变自身命运愈加艰难。

曾有人借“蚁族”批评大学毕业生不应好高骛远,只盯住一线大城市择业,而应到更缺人才的二三线城市就业,二三线城市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蚁族”们真的回归二三线城市,上升通道就果然能变宽吗?

近期舆论密集关注“逃回北上广”现象:因不堪北上广等一线大城市房价、物价及工作压力,众多年轻人(也包括“蚁族”)一年前纷纷“逃离北上广”,回到二三线城市就业,但现在他们又选择“逃回北上广”。其原因主要是不满地方讲人情拼关系、拼爹习以为常等。

也就是说,这些年轻人在对比中发现,虽然二三线城市生活成本和工作压力较小,但拼关系、拼爹的氛围较一线大城市重,底层青年的上升通道比一线大城市更窄。

而其中一些人情愿回北上广当“蚁族”也不愿留在小地方过安逸轻松的日子,更是折射底层青年对地方上升通道逼仄的深深失望。但高不成低不就,底层青年的青春和未来,将在哪里安放?

曾有调查表明,社会上升通道变窄,城乡底层群体的子女通过教育、就业等渠道进入更高层次的难度越来越大,贫穷正发生代际转移;而那些拥有更多经济资源、权力资源家庭的子弟,更易获得较高社会地位和工作收入,富裕也在发生代际转移。穷者恒穷、富者恒富,由此引发社会阶层板结和社会稳定之忧。

“蚁族”总人数有限(全国约300万人)、分布区域也不很广泛(主要集中在北上广等经济发达地区),这个群体上升通道逼仄,后果虽不及阶层板结之忧那样严重,但稳定之忧仍不可忽视。

调查发现,尽管家庭背景及个人现状都处于底层,但“蚁族”普遍对未来对成功有很高的期望值。因为有希望有梦想,所以能坚持,但一旦上升通道越发收窄,希望破了、梦破了,自卑感、挫折感、焦虑感严重的“蚁族”,难免不会生出过激举动。

蚂蚁看似弱小,但也是“弱小的强者”,一旦出现千里之堤溃于蝼蚁之类蚁灾,后果严重。“蚁族”也如此,如何维系并实现他们的梦想和希望,理应深思。(重庆商报 刘凤羽)

告别“蚁族”生涯尤须放下面子精准定位

在实践经验缺失、经济徘徊低迷、农民工进城“抢食”等诸多社会因素下,一大批外表光鲜,受过高等教育,依靠微薄的工资生活在灯红酒绿大城市的“蚁族”应运而生,暴露的不仅仅是这群“高智、弱小、群居”的大学毕业生们工作和生活的艰辛、笑中有泪的人生,还有就业难题,以及大学的专业设置与市场的脱轨……

诚如专家分析所言,“蚁族”的尴尬,在于面临一个欲望的世界,想有却不能拥有的窘困。调查资料显示,“蚁族”中的绝大多数都来自农村,都是农民的孩子,大多家庭拮据,父母不惜血本培养他们,就是想让他们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因而,“蚁族”普遍的想法是:宁要北京一张床,不要外地一套房。

由此看来,“蚁族”队伍日渐庞大,高达75.3%的“蚁族”感觉“不幸福”,固然与现今大学的专业设置与社会需求脱钩有关,与少数既得利益者拼关系、找后门、社会资源分配不合理有关,与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备、初次分配不公有关,也与大学生们爱慕虚荣、欲望不切实际、放不下面子、自我定位不准有关。

有道是,无欲则刚。在通往幸福的路上,放下面子和欲望,“蚁族”的生活也许更美好。既然大城市暂时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地,“淘金梦”受阻,不妨瞄准国家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契机,转变就业观和择业观,更新思路,换个“理想”,到二三线城市或最基层的农村去打拼一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片艳阳天。

笔者欣然,较之普通院校的大学生“蚁族”和研究生学历“蚁族”,职业院校的“蚁族”略近于无。在如何就业上,一些大龄“蚁族”也比年轻“蚁族”更理性、更现实,不再好高骛远。也有部分大学生在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在最基层找到了施展才华的舞台。

当务之急,除了呼吁政府、社会多多关注,创造就业与创业的公平环境,除了普通高校面向市场设置专业、加强职业技能教育之外,更要提醒“蚁族”们放下面子、清晰定位,到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去捕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如此,才能远离或告别“蚁族”生涯,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荆楚网 高福生)

景德镇工作服定做

安康设计工作服

内江工作服制作

江都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