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再探南京龙虾门龙虾殃及其他水产龙虾门口外糙苏

发布时间:2020-10-18 16:41:41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再探南京“龙虾门”龙虾殃及其他水产“龙虾门”

“龙虾致病”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独家专访

南京食安委

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此次“龙虾门”调查工作的协调组织工作。26日上午,记者首先赶到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的罗渐接待了记者。

当记者问及事件的最新进展时,罗渐表示,目前还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还不好说。“我认为作为媒体,应该客观地去报道。”她表示,“我觉得这个消息一开始出来,是为了希望引起关注,但是你们可以去了解一下,南京一共消费了多少,真正发病的是多少,所占的比例是多少。”她对记者表示,“你也不要去下结论,说肯定没问题;但你可以把这些数据交代给大家,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现在我们都在说的是,‘食用龙虾疑似致病’。目前看没有找到直接的关联,但也没有办法排除。”她表示,“目前最新的消息,就是8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目前各个相关部门,都在紧锣密鼓的做这个事情。”

而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食用龙虾疑似致病”事件,对整个龙虾市场的影响不大;但南京当地媒体的最新消息,以及记者实地探访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对此罗渐表示,“我们当时给出这样的结论,是有相关数据支持的;数据在几天之内,也可能会有变化。”

南京如何应对“龙虾门”?

事情出来后,南京市政府成立了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其成员包括:市卫生局、市农委、市工商局、市质监局、市商务局、市药监局,由市食安办承担具体协调工作。

由市卫生部门制定相关诊疗规范,并将积极组织好医疗救治工作,同时建立起相关病例的报告制度,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由市食安办牵头组织专家学者就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的关联因素进行分析调查,尽早查明原因。市工商部门牵头在全市开展龙虾养殖、运输、销售、餐饮加工等各个环节的专项整治,以保证市民食用龙虾的安全。

同时,各个环节的监管也有明确分工:

养殖环节:农林部门要牵头进一步加强对养殖户的日常管理和指导,定期检查养殖户的生产记录、用药记录和销售记录,重点查养殖户是否使用违禁药物,是否在饲料和投入品中违法添加违禁用品;

生产加工环节:质监部门要牵头负责,加强对以龙虾为原料的加工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重点查处企业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使用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和滥用食品添加剂,违法添加物质的违法行为;

流通环节:工商部门要对经营龙虾的主体资格进行审查,强化对流通环节的龙虾监管,检查经营单位是否落实进货查验制、索票索证制,强化经营户的责任安全意识,督促龙虾经营户建立健全质量追溯、质量安全档案制度,坚决打击销售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的违法经营行为。

医院

鼓楼医院是南京最先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的医院——

讳莫如深“龙虾门”

鼓楼医院

想采访,要卫生局同意

8月26日,记者刚赶到南京,就从当地媒体上得知最新消息:“前天(24日),鼓楼医院收治了3个疑似病人。”当天下午,记者赶往鼓楼医院。在该院急诊科,记者向几位医生了解情况,得到的回复均为,“想采访这事,首先要外宣办同意。”

穿过一道铁门,距急诊科不远的一幢深色小楼的一楼内,就是该院外宣办。听说记者前来采访横纹肌溶解症的相关情况,该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我们好像没有业务往来吧”,婉拒记者采访。“现在事情都还没有结论,媒体来采访了这么多次,中央电视台都来采访了,该问的都问了,哪还有什么可以采访呢?”

该女士表示,“现在想要采访,必须得到卫生局的同意。”当记者向其表示想了解最新收治过的3位疑似病人情况时,该女士表示,“目前还没有任何结论。横纹肌溶解症病例,目前医院里也已经没有该病的住院病例。”她同时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医院每天接诊量上万例,有那么三例好像也不算多吧。”

记者一再要求采访,该女士仍表示拒绝。

医护人员

想采访,要得到院办同意

在急诊科及外宣办碰钉子之后,考虑到当地媒体称三位病例“由于症状较轻,在门诊治疗后就回家了”,记者随即又前往鼓楼医院门诊了解情况。“这三个病例,其实是在急诊上挂的水,而不是在门诊治疗的,”一位护士告诉记者,“前一次有个病例比较重一些,至于有没有住院,我不太清楚,应该属于肾内科,情况你要自己去了解。”

不过在门诊三楼,挂着肾科牌子的办公室内,并无人应答。值班护士告诉记者,“今天肾科主任不在这边。”并建议记者到住院病房找主任。随后记者又赶到位于该院3号楼4楼的肾科办公室,但医生拒绝接受采访,一位孙姓副主任表示,“现在已经有很多媒体过来问这个事情了。”

记者几询问相关病例的治疗情况,他反复强调,“你还是要通过院办同意,我们才能接受采访。”

走访

记者探访时,正赶上该市场实行龙虾登

记制度第二天——

惠民桥市场

龙虾少了一半

“龙虾门”已殃及其他水产

26日下午,南京下关区的惠民桥市场。这个隐蔽在偏僻巷落中的水产交易市场,因龙虾中毒事件,成了报道关注的焦点。

事发后,为掌握南京市场上龙虾的来历及销售去向,作为南京市龙虾批发量最大的惠民桥市场,已开始实行龙虾登记制度。这一举措实施后,市场内的龙虾上市量及成交量下滑。

摊贩自己开吃揽生意

“出了事的人,查下去都说是从惠民桥出去的龙虾,可我吃咋没事?”记者假装商贩了解龙虾的行情,市场内水产摊贩徐先生,指着身边正煮着的龙虾说,一直以来,他都吃着自己售卖的龙虾,哪怕是龙虾中毒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仍照吃不误。

不过,对于龙虾的脏,他并不否认。“清洗肯定要清洗,不洗得好看些,哪个愿买?”徐先生说,贩回来的龙虾,都要经过二次加工。这就如菜市场卖菜,菜贩都要将不干净的菜叶摘掉一样,龙虾中有一些缺腿身黑的,虾贩们都有自己的一套清洗龙虾的办法。

当询问用什么办法清洗时,自称姓徐的他,则沉默不语。被问急了,他也只是连称:“你瞧,我吃都没事,无论怎么洗,我的龙虾绝对是安全的。”最后,该水产摊贩坦言,这些日子他的生意并不好,为招揽生意,只好选择自己开吃吸引人来买。

市场内避谈小龙虾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谈洗虾粉,在市场内,记者暗访了10余个龙虾摊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能用洗虾粉洗虾。

记者:“之前媒体上不是说惠民桥市场有人用吗?”

摊贩:“现在谁还敢用,中毒都说是我们洗出来的,哪个还敢?”

记者:“龙虾咋这么脏?现在不洗吗?”

摊贩:“这样才叫原生态,洗了别人就不敢买了,实在太脏就用清水冲一下。”

……

记者与市场内一摊贩聊天中得知,龙虾门之前,确如南京媒体所说的那样,有龙虾摊贩用“洗虾粉”洗虾,而对于“洗虾粉”到底是何物,摊贩们多避而不谈。龙虾门事件中,中毒原因一度直指“洗虾粉”,其后,洗虾粉就从惠民桥水产市场销声匿迹了。

登记制催生路边摊

“你要多少龙虾?我这里没有,不过可以带你去提。”在惠民桥市场内,一摊主以为记者要买龙虾,悄悄地告诉记者可以提到便宜货。他指着建宁路方向的一片低矮的房子称,一些龙虾现存在房子中。他称:“你不知道,这两天市场要实行登记制,登记得那么详细,我们怕有人吃了万一再说中毒,那可就倒霉了。”

事实上,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自南京工商部门宣布对惠民桥市场龙虾实行登记制度后,市场内的龙虾量已大幅度减少。“多的时候,连市场边都有卖的,至少四五十家,可现在能有20家正常销售,就不错了。”该摊主说,卖一份龙虾,手续很繁琐,要登记龙虾数量、来源、销售去向等,如不按规定登记,一律不准在市场内销售。

对登记制度,该摊主有些郁闷,他称,现在是否因龙虾引起的中毒还未有个明确说法,万一哪个吃了自己售出去的龙虾因病住院,卖龙虾的也难说得清楚。“到时就算没用洗虾粉洗,也得怀疑你洗了!”他说,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很多摊主已开始停止售卖龙虾。不过,按他的说法,就算不停止也难卖出去,很少有人买。

按照市场公布的数据,龙虾交易量已然由原来的20多吨,几乎跌至原先的一半,跌幅达5成。不过,按该摊主的指点,记者前往市场附近建宁路等一些路口发现,不少水产车上,有龙虾低价兜售。看来,严格的市场登记制度,已然让不少摊贩想方设法逃避监管,开始前往一些路口打起了“游击”。

龙虾殃及其他水产

在市场内,记者发现,销售受影响的,不单单是龙虾。“通知说连其他鱼也可能要登记,动物性水产品将列为常规监测项目,这么搞的话,螃蟹等销量也易受影响。”一摊主称,以前濒死的鱼还能低价售卖了,可现在,一些死鱼啥的,多只好扔掉不敢卖了,尽管他们觉得,吃了也不太可能有事。

“一条大鱼,四五十块,扔了实在可惜。”该摊主称,不扔怕卖出去后吃出了问题,再令其他水产品出个类似“**门”的话,那惠民桥水产市场可就会一蹶不振了。“还好是在龙虾淡季出现的问题,要不然,我们遭受的损失会更大。”他称,淡季不少人的生意不是以龙虾为主。

该摊主称,在龙虾门风声最紧的日子,不要说龙虾,一天中,他连一尾鱼都没卖出去。“官方新闻发布会上,矛头也直指惠民桥市场,我们遭遇着信任危机。” 他称,无论跟顾客怎么解释,顾客总担心摊贩在其他鱼上,也会用洗虾粉之类的清洗手段。他说,龙虾门之前,每天都有不少市民乘公交前来买水产,可现在市场内,除了批发户,很少见到市民购买。

记者 孟俭 臧晓松 文/图

患者

后背酸疼,同事提醒后才知道

最后一顿她“中招”了

在鼓楼医院四处转了半天未果后,记者又赶到急诊科输液室“碰运气”,希望能有所收获。整个输液室里,坐满了挂水的人,护士们也往来穿梭,十分忙碌。一位护士表示,“现在好像没有因为小龙虾中毒来挂水的。”不过另一位护士提醒记者,“97号一个挂水的女的,好像就是吃小龙虾出的问题。”

看到报道

“今晚吃最后一顿”

下午3点40分,在97号位置,孙女士正在翻看《明朝那些事儿》。书很厚,但她有足够的时间去看完,因为每天她都要在输液室坐4、5个小时。今年33岁的她是一名教师,8月24号中午出现症状后,就赶到鼓楼医院检查,她表示,“我就是吃小龙虾后才来挂水的。”

“我是在菜场买的龙虾,回家做了吃的。”时间要回溯到8月23日上午,当时就已经有媒体报道称,有市民因食用小龙虾而引起了“横纹肌溶解症”问题。平时就很喜欢吃龙虾的她,那天在南湖菜场买了龙虾,晚上共有四个人一起食用。孙女士苦笑说,“我们晚上吃龙虾时,还在讨论,报纸上说龙虾不能吃了,今天晚上是最后一顿了,以后不再吃了。”

后背酸疼

同事提醒才知“中招”

结果很不幸,孙女士的“最后一顿”,偏偏就“中招”了。

“说完这话后的第二天,“我的背部就开始酸痛了。”她回忆说,“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感觉有点恶心,反酸,想吐。我开始还以为是胃受凉了,吃了一颗吗丁啉。”直到8点半到学校,她感觉还过得去。而时间不长,她“头部以下,颈椎一直到腰部,整个背部就很酸很痛,人就站不直了,坐也坐不直,走倒是能走,但是很痛苦。”虽然心里很纳闷,但她也没把自己和“龙虾门”联系在一起。

中午吃饭时,同事看她走路姿势奇怪,多嘴问了一句,“你昨晚是不是吃龙虾了?”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也被龙虾“暗算”了。

“当时报纸上说,第一批患者就是到鼓楼医院来看的,我就过来挂了急诊号。”医生当初给的说法就是,“吃了小龙虾后,造成肌酸酶升高”,然后就挂水了。“横纹肌溶解症这个诊断,是肯定的,当时我开假条时,医生写的就是横纹肌溶解症。”

患者怀疑

自己可能是第19例

孙女士第一张尿液检验报告单开出的时间,是在8月24日下午1点44分,上面的尿潜血一栏为两个加号。据了解,一般出现尿潜血,要考虑肾脏的问题或者是尿路感染引起。“可能这一项,就是他们说的酱油尿吧。”

8月25日这天,边挂水边看报纸的孙女士得知: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开了一半,就有人收到短信,又加了一名病例——那是南京宣布出现的第19例“龙虾门”疑似病例。

“我看报纸时还寻思,这个病例是不是就是说的我呢?因为按照时间段来说,应该是我。”8月24日下午5点开的发布会,“我是8月24日中午来的医院。”她表示,“我一来的时候,医院就登记了我的个人信息,以及在哪买的龙虾,一来就登记了。”而她的一张血清检验报告单,是医院在下午2点44分开出的,与发布会召开的时间仅隔2个多小时。

“我其实也在怀疑,可能不止19个疑似病例。”孙女士也有些疑虑,“我现在也在想,报纸上说的第19个,不一定就是我。”她有自己的理由,“当时报道说的是,新增的那个是住院了,而我只是每天来挂水。”她认为,自己也可能是19例以外的病例。

过敏体质

四人同吃只有她中招

“每天挂水一般要花4、5个小时。”到8月26日,已经挂了三天她指着头顶的输液袋,“这四袋都是我要挂的水。”而在第一天时,她挂了多达6袋。“每天来医院以后,就是先抽血,看血液里面肌酸激酶的含量,然后就是挂水。”现在她手里已经有一摞检查的单子,每天都要进行血清检验和尿液检验。

不过孙女士表示,“我好像不算是重的,重的都肾功能衰竭了,而我只是腰酸背痛。”在第一天挂完水之后,她的症状“就基本都消失了。”唯一稍微让她郁闷的是,挂了3天的水之后,“还感觉浑身有些疲劳。”

她也不知还要挂几天水,“医生说要血液各项指标降到正常,才可以结束。”而现在正在挂的,“医生跟我说主要就是生理盐水。没有药,就是水。”目前,关于自己致病的成因,孙女士还没有得到定论,“我自己有医保,就当我自己吃坏东西了吧。”

不过孙女士坦言,“讲老实话,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吃了有洗虾粉的龙虾,才出问题。因为当时一共有四个人吃龙虾,但只有我自己出了问题。”她同时告诉记者,“我偏向于过敏体质,以前也有过敏性荨麻疹,这个我承认。”随后,记者又赶到该院检验科。医生看了孙女士最新的检验单以后表示,“现在基本好了,”他表示,“最近没有发现新进病例。”

追问

南京开始实行的水产登记制,尽管给市场带来了冲击,但一定程度上也让市民消费得明白了——

扬州水产交易可否“登记”?

自“龙虾门”事件后,为掌握南京市场上龙虾的来历及销售去向,作为南京市龙虾批发量最大的惠民桥市场,已开始实行龙虾登记制度。尽管这一举措,令龙虾市场上市量骤减,但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民心,至少老百姓吃的东西,能找到是谁卖出的。

调查——

商贩称登记制扬州还没

“登记?我们没那么做,卖到了哪里,谁知道哦。”近日,记者就南京市场登记制度,联系扬州水产市场的一商贩咨询,得知他们并未实行登记制度。“来批发的多是水产贩子,他们卖往哪里我们也不清楚。”该商贩称,龙虾连产地都很少有人问及。

该商贩称,事实上,扬州市场内的龙虾,也多是从南京进货的那几个地方运来的。“邵伯产的龙虾?产的龙虾连他们镇上饭店用的都不够,多数还是要从外地运来。”该商贩说,目前水产市场,也就是敞开式经营,拉来的水产,只在交易中借助管理方完成。

借鉴——

扬州可否实行登记制度?

扬州水产市场内一商贩透露,在龙虾、螃蟹销售旺季,一些刚死的虾蟹常被一些商贩收集起来放入冷库。“经常是放一阵子,找个时机就卖掉了,哪怕是卖给别人吃,也比扔了强。”他称,可要是真实行登记制度,那平时水产中一些死的水产,要售出去可就难上加难了。

“实行登记制度,问题水产、死物回收机制也应跟得上。”该商贩觉得,如果回收机制跟不上,还是容易使得问题水产、死物等再流向市场。采访中,不少水产商贩觉得,如扬州也实行登记制度,确实可在一定程度上规范市场,但也意味着,一旦出了问题,难逃责任倒究。

海淀工作服定做

定做工服厂

夹克工作服定做

北京工作服定做工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