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画笔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何以抱怨美国的负面清单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3:33 阅读: 来源:画笔厂家

中国何以抱怨美国的“负面清单”

北美东部时间4月20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刚结束的2015年国际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期间表示,对于正在进行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美方所列出的一些“负面清单”内容感到“不舒服”。  尽管中美两国自关系正常化以来,就贸易问题出现摩擦、争议是司空见惯的事,相互设置“负面清单”,甚至向世贸组织投诉、使用“双反”等关税、非关税壁垒措施也屡见不鲜,但中方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直接对“负面清单”发出如此明确的“抱怨”,还是不多见的,因此引发广泛关注。

外媒都说些什么  路透社4月21日报道称,楼继伟此次发出对美方“负面清单”内容的“不舒服”评价,正值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进行到关键阶段,美方在BIT谈判过程中提出“关键性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国家安全”三项“负面清单”内容,但并未对这三项限制提出具体定义。楼继伟认为,此举增加了中国投资者赴美投资的不确定性,这是令中国感到“非常不舒服”的原因所在。由于这番话是在特殊场合对媒体公开发表,因此引发格外关注。  在路透社看来,“负面名单”问题并非单方、而是中美双方在BIT谈判过程中角力的关键点。3月份,美国财长杰克·卢(Jack Lew)就曾表示,中国在谈判中将向美国提出怎样的“负面清单”将成为谈判成败的一个“关键”,中方向美方作出的“负面清单具体定义模糊”“覆盖面过于宽泛”,其实恰是美方长期以来对中国不断发出的抱怨。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在政府采购中优先本国产品的变相“负面清单”啧有烦言,近期又因中国在官方采购信息类产品时强调“国家安全”提出类似质疑。  4月21日,曾多次对中方发出书面抱怨的美国在华商会(ACCC)在年度立场文件中表示,希望中国“认真显著地”进一步缩小对外资的“负面清单”,尤其在金融服务、农业、汽车和医疗保健领域,ACCC负责人齐默尔曼(JamesZimmerman)表示,在中国“政治因素可以左右经济决策”,因此诸如“国家安全”等“口袋项目”一旦列入“负面清单”,届时美方在华投资将遭逢更多不确定性,日前中国银行监管机构以“网络安全”为由要求外国供应商提供源代码,就曾引发美方政府和企业的强烈不满,此事虽在上周暂告一段落,但ACCC显然心有余悸,齐默尔曼坦言这“不意味着问题得到解决”,倘“负面清单”上继续有诸如“国家安全”等“口袋项目”,今后随时可能成为政府对市场施加干预的口实。  中方何以“抢台词”  既然如路透社所言,“负面清单”问题,甚至BIT谈判中“负面清单”的具体抱怨(如网络安全项目),原本都是美方的“习惯性台词”,那么中方这次何以公然“抢台词”?  其实,尽管美国在“负面清单”方面喊声响亮,诸如“负面清单过长影响中美贸易平衡”“细节不透明增加投资不确定因素”,以及“政府干预过多不利于自由贸易发展且违反世贸协定承诺”等,都是经常挂在嘴边的抱怨,但事实上中方在“负面清单”的“口袋项目”问题上吃美国的亏不但同样不少,而且由来已久。  即以美国对中方“负面清单”抱怨最多的“安全借口”为由,美方的“口袋”显然张得更大、更不可捉摸。  2005年,美国国会投票就以“战略产业安全”为由,投票封杀了中海油对美国石油企业优尼科(Unocal)的股权并购,而这项并购本已被当时的小布什政府所批准;2012年,美国众院情报委员会在长达11个月调查后发表报告,以“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为由,表示美国电信运营商不应和中国华为、中兴通讯两家公司进行合作,从而对这两家中国公司的全球布局和北美市场营销、研发计划战略构成严重影响;同年9月28日,奥巴马亲自签署行政命令,禁止中资企业三一电气(Sany Group)收购位于美国俄勒冈州境内4座风能发电场,此禁令对任何中国企业或在美华人投资企业有效,理由是这些风能电场靠近“某些军事设施”,“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2013年底,美国白宫、国防部联合出台一项禁止采购中国装配光伏组件用于美国军事基地的政策,理由同样是“安全”。  至于美国对中国政府采购“优先国货”的抱怨、指责则更耐人寻味:事实上美国自己的相关法案《购买美国产品法案》早在1993年即已生效,且至今仍在不断修修补补,以应付贸易伙伴的不断投诉和反击。  很显然,对“负面清单”里“口袋项目”的所谓“不舒服”是双方面的、相互的,但长期以来给人的印象却是中国在“玩口袋”,美国是受害者,此次中方不过是有样学样,把自己的“不舒服”大声说出来而已。  BIT谈判的需要  选择此时“抢台词”,则和BIT谈判进入关键期有关。  据CNN财经报道称,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 Froman)4月17日在谈及中美BIT谈判时表示,2014年双方已就基本文本谈判取得许多进展,在他看来美中两国应可在奥巴马任期内完成BIT谈判;同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则表示,希望中美BIT谈判今年9月能取得一些“显著进展”,因为预计届时习近平主席将在华盛顿和奥巴马总统会晤。可见,双方都对旷日持久的BIT谈判寄予厚望,并不约而同认为“该有所突破了”。  但不约而同的是双方都谈及“负面清单”问题。  弗罗曼直言不讳地指出,今年双方BIT谈判的“主要内容”不是别的,正是“负面清单”问题;而朱光耀则一方面指出,近期中国已将上海自贸区扩展到广东、福建、天津等地,并对“负面清单”中针对外资投资的限制“已有缩减”,不过BIT所涉及的“负面清单”应由两国谈判决定,这对于双方谈判团队而言,将是“非常艰巨的工作”。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不论中国或美国政府、贸易部门及BIT谈判团队,都希望早日见到BIT谈判“瓜熟蒂落”,从而促进彼此间投资、贸易的深入和发展。BIT的主要目的,是尽可能消除两国间在投资领域的种种障碍、壁垒和限制,鉴于其原则是“非不允许即允许”,因此一旦BIT生效,“负面清单”将成为限制对方“问题性投资”的唯一“保护伞”,不论是维护国家安全,保护核心技术和战略资源、产业,还是以此为借口变相保护本国企业、产业,“负面清单”都具有十足的分量,且必须抢在BIT“板上钉钉”前敲定,“负面清单”这张“不准入”的黑名单越短,对方市场内“准入”的领域自然也就越广阔。可以说,离BIT达成越近、双方达成协议的心情越急切,围绕“负面清单”的争执和刺耳声自然也就越大,一贯高唱“负面清单要短要透明”之调的美国固然越唱越起劲,以往不太习惯公开就此出声的中国,也说不得要照猫画虎、推陈出新地唱上几个来回。  鉴于中方和美方分别提出了两个BIT谈判中的关键时间点(今年9月的习奥会,和奥巴马的任满离任期),可以想见,在这两个关键时间点到来前夕,中美双方的“负面清单二重唱”会显得更抑扬顿挫、花样百出一些。

工业二居室装修

龙博花园装修

家庭室内装修设计图

相关阅读